苏霈

视频灵感相关

每次你看他去演唱会的身影,就是安安静静的。
除了第一次在家属席,都是去也不说,回来也不说。
如果不是我们特意有找他,其实他就是可以完全隐于暗角;
如果没经历我歌这段岁月,我觉得他也还是会发ins,一个人默默地分享这种狂喜,他就是这样有小幸福就想和全世界大声宣布的人啊。
他就是安安静静的去看那个我们都喜欢的姑娘,但是恰好,我们都喜欢的姑娘,唯独喜欢他呀。
你想想他每次我歌在底下的眼神,他比我们看她的眼神让人动容,因为这是有回应的温柔,是属于这两个人的温柔。
我喜欢你,像笔有尖端。

深夜中二

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共情能力是不是特别差,总能毫不留情的放弃有过各种各样纠缠的人,我以为我很喜欢他(她)们,但是当关系变淡那天或者有一方说出结束话语的那天,我总能毫不留情的放弃。
甚至是初恋。
我用我不会难过,听见他有女朋友也没有生气,甚至现女友挑衅上门我也不会嫉妒来说服我自己之前我没有动心。但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,我没有崩溃大哭也没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,只是在某个突然的时间地点,偶然想起这个人,划过这个事,但是应该是动过心吧,只不过比起我喜欢的其他人其他事,这点动心好像也不算什么了。
但是我面对朋友的关系变淡总是那么无力,想要挽回却总是发现的太迟,幸好有一个人给了我例外。但是也会觉得,自己是不是太无情,面对曾经那么开心的朋友,就这样把她们移出特别关心、解除置顶。
我明明是感情那么丰富的人,能因为别人的爱情手舞足蹈欣喜流泪,能因为别人的故事慨叹唏嘘,留给自己的却那么稀薄,这好像不是追星狗能说服我的问题,因为即使我将再多的憧憬与爱意给予她,我也仍有别的感情并不属于她。
或许打完这段话我自己就有个了断与结果了,或许我就是这种对别人的事感情激烈却只能对自己默默无声的人。有的时候觉得这样很无力,也想对很多我喜欢的人说一句从基友签名看来的话,你是那星星银河,被我默默爱过。

【喻黄】泰戈尔教你做好撩汉神助攻

喻队套路满分,索克萨尔成功拐到夜雨声烦,术士的胜利啊这是!

朱槿扶烟:

▪ 美女与野兽PARO,下午傻了重发一次


 


▪ 文中有一梗,来源于《我有特殊的高冷技巧》一文


 


 


CHAPTER 1


 


“王子殿下,请你放了我父亲吧,他生病了。”喻文州的脸上露出一丝焦虑。


 


——放了他!?


 


黄少天在铺盖着深红色地毯的走廊里,来回踱步。


 


墙上的火把,被他暗蓝色的披风掀起的气流舔舐,含羞带怯地来回摇曳。


 


开什么玩笑!本王子的宫殿每一砖每一瓦都是精心打造的!


 


是你们俩这小小庶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!


 


但是,黄少天却没办法开口,把这些斥责丢到喻文州脸上。


 


因为那个诅咒,哎……


 


黄少天越想越气,狠狠地剜了喻文州一眼,目光却停在他那个奄奄一息的老父亲身上。


 


这家伙!坐了我的王座,使唤我的下人熬汤,盖了我的毛毯,居然还敢碰我的佩剑冰雨!


 


王子的长筒靴,在喻文州面前停住了脚步。


 


光剑出鞘一寸。


 


似水凉夜,被镀上一寸冷意。


 


竟是,起了杀意。


 


喻文州却向前一步,瞳孔缩紧:“殿下,只要你愿意放了父亲,我什么都愿意做!”


 


黄少天听了这话,微微一怔。


 


五年前,那个巫师的话语,又回想在耳边。


 


“——等你23岁时,若是还没有人爱上这个看上去孤僻怪异的你……”


 


扣住冰雨的指尖,又紧了一些。


 


象征活力的玫瑰花已经开始凋谢了,这是自己的最后一个机会。


 


“你愿意……”黄少天缓缓收起冰雨,在喻文州面前曲膝,与他平视。


 


太久没开口的嗓音,有些许颤抖和嘶哑。


 


“代替他,陪着我吗?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五年前。


 


那年的黄少天刚满十八岁,在他的成年礼当晚,有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来到了他的城堡。


 


他请求住宿一晚,却被年轻气盛的王子一口拒绝。


 


老人动怒,竟然变成了一个高大的巫师,手中的权杖透出令人敬畏的光芒。


 


“你,将被我变成一个丑陋的怪物。”


 


黄少天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拉着巫师的衣摆不放:“老人家,我错了我错了!千万不要把我这张脸给毁了啊!父王母后,城堡里的下人,领土上的国民还有暗恋我的小姐姐们都会伤心的!”


 


巫师道:“你可有爱慕之人?”


 


黄少天连忙摇头。


 


巫师撇开他的手,口中不知吟唱了句什么,权杖一挥。


 


王子立刻感觉咽喉处,传来一丝刺痛。


 


巫师居高临下看着他,笑道:“我诅咒你,蓝雨的王子,你将保持你的容貌,但……”


 


“——从今日起,你每天只能说十个字。”


 


“——直到有人真正爱上你,并与你交换一吻,解除诅咒。”


 


“——等你23岁时,若是还没有人爱上这个看上去孤僻怪异的你……”


 


“——你就等着永远失去你动人的嗓音,在这座城堡里枯寂一生吧。”


 


 


 


CHAPTER 2


 


与黄少天的消沉不同,喻文州迅速和城堡里的小东西们打成了一片。


 


灯台举着两根融化中的瘦弱胳膊,眼睛闪闪发光:“您是从哪来的公主呀!”


 


他笑:“我不是公主。”


 


“可是只有公主会到王子的城堡里来!童话故事书里是这么说的。”


 


胖钟表用身体挤走了灯台,压低声音呵斥:“小点声,前面就是主人的卧室了…”


 


“也许您想用些牛奶,这对睡眠很有好处。”


 


喻文州接过茶壶太太递过来的小茶杯,抿了口牛奶。


 


“哈哈哈哈哈好痒,快放我下去!”


 


小茶杯被他温和的舌尖舔舐逗弄,咯咯直笑。


 


“谢谢您的好意,女士。”喻文州还以优雅一礼。


 


器灵们将他送到卧室的门口,便告退了。


 


“晚安,祝您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王子正擦拭着冰雨,却听见门后传来“吱呀”的响声。


 


一回头,喻文州已经踩上了他的地毯。


 


“!?”


 


黄少天收起剑,眼睛里带着一丝警觉。


 


“侍寝。”喻文州唇角一勾。


 


——我不需要!!


 


黄少天没能脱口而出,声带沉寂如冰,根本无法发声。


 


今天的十个字刚好用完了。


 


黄少天眼睁睁看着喻文州一步步走进,解开他的衣扣。


 


心跳如擂鼓。


 


紧握剑柄的手,抬起又放下。


 


喻文州看着他颤抖的指尖,似乎看穿了他不想伤害自己一般,大胆地将冰雨取下。


 


用手勾住黄少天的领口,带到床边。


 


推倒,吹灯,盖上衾被。


 


一气呵成。


 


“睡吧。”喻文州的声音在静谧深夜里响起。


 


睡个毛啊!!什么人啊你就闯进来把我扒了往床上一推!你你你明天起来等我给自己充值十块钱的看我不喷死你!有什么了不起,要不是你长得好看,我早就用冰雨……


 


黄少天脑内一片喧哗,身体却懒洋洋地不想动弹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。


 


好像,有什么柔软在脸上拂过,让他舒服得贴上去。


 


被诅咒以来,第一次睡了个好觉。


 


 


 


CHAPTER 3


 


然而,本国的王子记忆力堪比鱼,隔夜仇什么的根本不存在。


 


“狩猎!”黄少天一早就从床上跳起来穿戴整齐,提着冰雨,端得是一派英气。


 


“哦,今天要去东猎场狩猎给我看吗?”


 


喻文州却没有起床,一手撑着头笑看他。


 


黄少天被他身上舒适的气氛带着也笑了笑,看着他点点头。


 


又开始在喻文州身边徘徊,坚硬的长靴在地毯上,碰撞的声音都被温柔淹没。


 


“可我不会穿衣,殿下。”


 


黄少天怔住了。


 
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他并不经常和平民打交道,自然不知道此话真假。


 


喻文州的眼神又不像在骗人,甚至带着点无辜。


 


王子犹豫片刻,还是选择相信他,屈尊降贵地拿起换洗衣物,一步步靠近。


 


冰雨灵力暴涨,喻文州身上的衣物顷刻间化为碎片。


 


“……该说不愧是少天吗。”喻文州心道。


 


黄少天很认真地开始给喻文州套衣服。


 


朝阳在他脸上映下暖融融的柔和。


 


喻文州注视他的双眼,撩起他的金发,俯下身,吻了吻他微微发红的耳朵。


 


“你干嘛!”


 


黄少天心脏停了一拍,下意识地从他怀里往上一跳,没想到狠狠撞到了对方的下巴。


 


喻文州俊美的脸瞬间有了几分瑕疵。


 


没想到爱情会伤人是真的。


 


 


 


二人的今日计划被迫更改。


 


喻文州上号了药,捧着一本书在沙发上就坐,黄少天就盘腿坐在他身边的毛毯上。


 


王子将头靠在沙发上,听见对方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启唇念到。


 


“你微微地笑着,不同我说什么话。


 


而我觉得,为了这个,我已等待得很久了。”


 


“有一次,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。


 


我们醒了,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。”


 


念着念着,喻文州突然伸出手,冰凉的指尖划过他的脸颊。


 


视线安静交错,对方的眼里仿佛揉碎了一整个银河。


 


“我的心是旷野的鸟,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。”


 


黄少天脸上发热,忍不住嘟囔了一声:“这都什么诗…”


 


喻文州合上书,给黄少天看封面。


 


《飞鸟集》。


 


没毛病。


 


想到喻文州只是把他们念出来,黄少天竟觉得有几分说不出的可惜。


 


当天晚上,喻文州再度闯入卧室时,他又发现自己无法发声了。


 


但是,似乎这样也并不坏。


 


浩瀚星海在落地窗外奔涌,轻柔拥住皎洁明月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CHAPTER 4


 


后来,郊外那个荒草萋萋的城堡里就多了一个人。


 


天气好的时候,黄少天出门狩猎,喻文州在路上布置陷阱帮他。


 


“怎么样!”王子笑得自信,耀眼如日光。


 


喻文州摸摸他的头顶:“做得好。”


 


阴雨天,两人就围着客厅的壁炉,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声。


 


喻文州就依旧坐在那个小沙发里,用低沉磁性的嗓音,给黄少天念那些他以前从没有兴趣的诗词。


 


“草在结它的种子, 


 


风在摇它的叶子,


 


我们站着,不说话,


 


就十分美好。”


 


黄少天靠着他的小腿,默默地听着,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盹。


 


暗蓝色披风在地毯上蜷缩成一团。


 


若真是睡着了,就有个温和沉稳的怀抱将他从地上拥起。


 


在他陷入沉眠之前,还会有个清凉的吻陪他入梦。


 


 


 


但是这一次,黄少天醒来之后,房间里空无一人。


 


他摇铃叫来茶壶太太。


 


“那位客人已经离开了…”她一脸为难地回忆着,“他说…在主人您的书房,通过魔镜看见了自己的父亲病危,然后就坐上马车离开了。”


 


黄少天点点头,茶壶就离开了。


 


他当然不会找喻文州。


 


自从被诅咒开始,因为他的寡言少语,从前将自己围得密不透风的莺莺燕燕,早就纷纷离开。


 


这些年,也不是没有想过去亲近谁。


 


只是,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后来,便索性不再接触他们。


 


将自己困于这一方小小天地间,与飞鸟,与星空为伴。


 


偏偏他闯了进来。


 


但是,王子从来不去追逐那些想要离开的人。


 


他知道,他们是有了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,是自己无法替代的。


 


黄少天一边想着,一边感到疲惫似的捏捏鼻梁。


 


离开的就不必再追……


 


去他妈的不追!


 


本王子的宫殿,才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!


 


光剑冰雨出鞘一寸,发出慑人寒光。


 


暴雨中,王子披上他深蓝色的披风,骑上白色骏马,去抢回属于他的不速之客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腔怒火,换来的却是个伤痕累累的喻文州。


 


将他从野兽爪下救回的时候,王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心急如焚是何种体会。


 


茶壶太太和小茶杯们在厨房忙得焦头烂额,研究着怎么煮药;烛台先生拼命往壁炉里加柴火,想让喻文州尽可能地感到一丝温暖;胖钟表拎来热水,给黄少天打着下手。


 


王子擦拭着喻文州脸上的血污,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茫然。


 


也许最开始,自己不要那么暴躁地将他父亲关起来,现在就不会变成这样。


 


自己从来就是这样冲动的脾气,还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

 


又伤害到了别人,这一次还是最喜欢的人。


 


喜欢的人……


 


黄少天看着尚在昏迷的喻文州,只是看着他的脸,心就变得热乎乎的,脸上也暖融融地好像要烧着。


 


没错,心口这份疼痛与悸动,只能是因为喜欢。


 


黄少天的手指忍不住地,在对方英挺的眉眼上来回描摹。


 


等你醒过来,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你。


 


 


 


CHAPTER 5


 


“能请你跳支舞吗?”


 


王子对着养好伤的喻文州伸出手,窘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
 


 


 


前一头晚上,趁喻文州睡下,黄少天偷偷召集了所有器灵,来了个紧急会议。


 


“怎么……表白?”言简意赅。


 


茶壶太太拥抱着小茶杯,从眼角挤出几滴红茶:“太好了,殿下终于开窍了!”


 


平时不对付的瘦烛台和胖钟表都高兴地击掌转圈:“我们终于要变回人类了!哈哈哈!”


 


“是向那一位表白吗!”


 


黄少天挠挠头:“……嗯。”


 


钟表皱着眉,不解:“为什么不直接说呢!”


 


烛台捅了捅他,鄙夷道:“哎!你个呆子,直接说多俗,多不浪漫,多不符合我们王子殿下的气质!”


 


涂着玫瑰色唇彩的衣柜也悄悄跟过来,用女性的眼光给出了判断:“要我看,还是举办一个什么宴会比较……”


 


这时,茶壶太太优雅地鞠了个躬。


 


“殿下,我建议,您可以办一场舞会,”她说,“首先用肢体拉进彼此的距离,然后,在合适的时机……约他到阳台上去,在温柔的晚风中表白心意。”


 


“浪漫!没有比这更好的了!”


 


“茶壶太太万岁哈哈哈哈!”


 


黄少天一手撑着脑袋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

 


 


 


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伸出的手,面上似乎有了一分惊讶。


 


“哦?好的。”白皙的双手交握住彼此。


 


舞池里,二人的身影重叠摇晃着。


 


为什么是我跳女步?!这家伙别是故意占我便宜吧!真是恃宠而骄仗着我喜欢就开始为所欲为!丝毫不在这群下人面前给本王子面子啊……


 


喻文州含笑问道:“少天似乎不太开心?”


 


黄少天连忙摇摇头,心脏却因为听见他的声音而热了起来。


 


可能是这空气中的红酒香气太浓,让人微醺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一曲结束,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就往露台走,


 


途中不忘抓过一杯酒灌下,给自己壮壮胆。


 


果真如自己无数次想象的一般,晚风习习,清凉舒心。


 


夜空如洗黑如墨,恰似眼前人眉目。


 


黄少天双手交握住喻文州的,鼓起勇气直视他的双眼。


 


身体的颤抖却已经出卖了他的紧张。


 


“我……我喜……”


 


声音戛然而止。


 


无论再怎么用力都说不出口的感觉,黄少天并不陌生。


 


只有这一次让他着急得眼眶泛红。


 


又用完了!


 


可是,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,捂住了嘴,自然有眼睛为你说话。


 


喻文州唇角一勾,掰着他的下巴就吻了上来。


 


 


CHAPTER 6


 


一吻结束时,黄少天已经快融在喻文州怀里了。


 


“五年过去了,你还是这么天真。”


 


“……?”


 


黄少天瞳孔紧缩,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样,就想从对方怀抱里脱出。


 


对方却轻轻一笑,强有力的双手按住了他的脊背。


 


喻文州身边被闪闪发光的魔力粒子笼罩着,不断变化,最后却是……


 


变成了当年那个高大的巫师?!


 


眉眼间还看得出之前的影子。


 


——你!?你……这是这是,这不是当年那个混蛋吗!就是你给我下的诅咒你以为我不记得了吗!!!


 


“你已经通过和真爱之人热吻破除了诅咒。恭喜你。”


 


——我靠,我现在能说话了!那我还自言自语啥?


 


“卧槽恭喜你个大头鬼啊!你跟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?!”


 


王子抓住了巫师的衣领,两眼喷火,使劲做出怒不可遏的样子。


 


巫师轻笑着撩开他鬓边的碎发,托住他的后脑勺,又索取了一个清甜的吻。


 


“我不要跟你亲……放开我……呜呜呜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好吧……也就是说,你一见钟情喜欢上本王子!撩汉不成反被拒,恼羞成怒就给我下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诅咒!害得我整整五年郁郁寡欢!就在这个破城堡里面坐着长蘑菇!你以为我会原谅你吗!!!”


 


王子和巫师闹累了,坐在露台的星空下,看着彼此。


 


“不会吗?”巫师一手托着脑袋问道。


 


“……败给你了。”王子露出一丝不甘心,却还是朝他笑了笑。


 


喻文州却突然正色道:“我很抱歉,当时对你下了这样的诅咒,请你原谅我。”


 


黄少天突发奇想,戳了戳喻文州的脸颊:“那要是…我在这五年里爱上了别人,诅咒也会解开吗?”


 


“并不会。”喻文州淡淡道,“我对你下的诅咒,从来不是与真爱之人接吻就能解除的、”


 


“——而是,只有与我相爱并接吻才能解除。”


 


???


 


黄少天一把跳起来:“我收回前言!你这个大骗子!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了!”


 


“无妨,”喻文州也站起身,抚开他的额发,“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你原谅我。”


 


墨色如洗,晚风习习。


 


巫师的眼里,揉碎了一整个银河。


 


流光魅影间,点缀着熠熠生辉的深爱,随水波起伏。


 


我的心是旷野的鸟,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。


 


【END】



啊啊啊啊啊想给他俩写点什么但是没有灵感!着急!